用户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中國現代文學館舉辦 “柏楊與親朋信札展”
來源:“中國現代文學館”微信公眾號 | 張欣閣  2020年11月19日09:24

2020年11月17日,為紀念柏楊先生誕辰一百週年,“尺素見真情——柏楊與親朋信札展”在中國現代文學館拉開序幕,展覽展出柏楊先生與家人朋友讀者間書信95通。此展將持續到12月16日。

此次展覽中國現代文學館從柏楊先生捐贈的眾多書信中精選95封與讀者和觀眾們分享。展覽分三部分:“獄中家書”“柏楊與朋友”和“柏楊與讀者”,時間跨度從20世紀60年代延續到21世紀。在這些記錄日常生活的文字中,不僅飽含着父女親情和赤誠相待的友情,也閃爍着困境中人性的微光。

在“獄中家書”上,柏楊先生對女兒佳佳濃濃的思念和牽掛溢滿紙上,為我們展現了這位錯失女兒成長的父親內心的無奈與擔憂,他盡力通過自己遙遠而間接的指引,讓佳佳能夠健康茁壯的成長。

在“柏楊與朋友”中,他們以文會友、以字傳情,信中還原了他們值得敬重的精神風貌和人格魅力,這份甘願患難與共的友情也令人動容。

在“柏楊與讀者”裏,讓我們得見文字的力量,它構架的橋樑延伸至五湖四海。他們可能素未謀面,但在生命的歷程中,他們的心緊緊連在一起。

柏楊(1920—2008),原名郭定生,出生於河南省開封市通許縣,中國當代著名雜文家、小説家和史學家。是大陸、台港澳乃至海外讀者最為熟知的中國當代作家之一,代表作有《醜陋的中國人》《中國人史綱》等。

柏楊先生經歷了中國現當代歷史的諸多變局,他的一生充滿坎坷曲折,卻也波瀾壯闊。青年時在國難動盪中艱難求生;孤懸海外後開始以筆為劍、鍼砭時弊;中年時身陷囹圄,卻依然鐵骨錚錚於獄中開始著史。及至20世紀80年代,柏楊先生以“醬缸理論”鞭撻了“醜陋的中國人”,在華人世界掀起了思想的旋風。

2007年11月中國現代文學館成立柏楊研究中心,柏楊在台北手書賀詞“重回大陸真好”,標誌着他的作品及精神的雙重回歸。同年柏楊先生捐贈的11745件珍貴手稿和文獻抵達中國現代文學館。這些文獻資料從不同角度和側面反映了柏楊的創作生涯和日常生活,對研究柏楊的文學創作道路和人生歷程有着十分重要的意義。

■ 柏楊與女兒的家書

柏楊為羅祖光要帶佳佳來探望自己感到十分高興,給佳佳講了許多道理:不要用“勢利”眼光看人;即使吃了某人的虧仍應推誠相與;羅叔叔和於姑姑都是為了友情才幫助他們;有“義”的“愛”才是真正的愛……

柏楊連接兩信甚感欣慰,感慨女兒的成長。女兒曾為他的衣衫襤褸而痛哭,説明她已會為他人着想,這是可喜的事。然而她小小年紀不得不開始直面世態冷暖,又令柏楊傷感。

柏楊與女兒佳佳

■ 梁實秋

梁實秋致謝柏楊,雲承賜大作《掙扎》,當仔細拜讀。

■ 金庸

柏楊從沈登恩處得知,金庸遠在千里之外還關心他的安全,深表感謝。他一生坎坷,但赤子之心仍躍於胸。亦仗肝膽朋友支持鼓勵。柏楊為金庸小説在台灣被列為禁書,流行太晚而婉惜。

■ 孫觀漢

孫觀漢是著名的科學家。柏楊被判刑後,孫觀漢四處奔走,展開大力營救。在此信中柏楊、張香華向孫觀漢説明沒有寫信的原因:修改校對幾部稿子,忙得不可開交。孫觀漢來台卻不告知日期,怕給朋友添麻煩。

■ 樑上元

柏楊入獄不久,樑上元和她的兩位同學鼓足勇氣,前去探監。她們為柏楊送去食物和用品,樑上元還送給他一本《荒漠甘泉》並劃出重點,評註出許多安慰鼓勵的話。

讀者所熟悉的柏楊先生是勇往直前、無所畏懼的戰士,然而柏楊先生亦是慈父、良師、益友,他手中的筆既可以表達犀利思想,亦可以書寫人間温情。看完此次展覽,希望您會在某個瞬間與那個“在冷嘲熱諷之中,藴藏着深厚‘愛’和‘情’”的柏楊相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