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走進攻堅一線 感受綠色脈動 ——“大地文心”生態文學作家採風眉山行側記
來源:中國環境報 |   2020年11月19日11:11

“大地文心”生態文學作家採風眉山行

採風團在丹稜縣共同種下楨楠樹。圖為作家葉梅(右)、郭雪波(左)。 張黎攝

作家華靜邊聽講解邊記錄。張黎攝

千載詩書城,人文第一州。

鍾靈毓秀地,山水幸福城。

這裏自古歷史文化厚重,人文氣息鼎盛,傑出人才輩出,是千年大文豪蘇東坡的故鄉。

這裏自然環境優美,生態資源富集,瓦屋山巍峨雄壯,立於西南,岷江奔騰澎湃,匯入長江。

初冬時節,由生態環境部宣傳教育司、中國作協社會聯絡部主辦,中國環境報社、四川省生態環境廳、四川省作家協會承辦的“大地文心”生態文學作家採風活動走進四川省眉山市。採風團圍繞打贏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這一創作主題,感受千年古韻,行走詩意山水,聚焦攻堅一線,把脈綠色發展,深入瞭解眉山各地堅決貫徹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全力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走綠色發展和高質量發展之路的努力與實踐。

五天時間裏,作家們不辭辛勞,在東坡區調研東坡湖治理及修復情況,拜謁三蘇祠,領略千年文豪由內而外的自然生態觀;在幸福丹稜,他們造訪果園基地,瞭解丹橙富農興農之路,穿行幸福古村,探尋美麗鄉村的幸福密碼;在大美洪雅,他們駐足柳江古鎮,感知非遺村落活化樣態,尋道瓦屋山,感受生物多樣之美,觀察督察整改變化;在老區青神,他們行走青神竹海,感受竹編藝術之鄉魅力,深入斑布產業園和竹編博物館,交流竹文化和竹產業發展……

眉山是怎樣的所在?在這片嗅得到歷史人文濃重氣息、觸得到綠色發展脈動的土地上,作家們的腳步既是詩意浪漫的,又是理性思辨的。

觸摸城市肌理,感受綠色發展魅力

風雅眉山,離不開“東坡”二字。

採風團初到眉山,便來到東坡城市濕地公園考察調研。作為岷江古道,濕地公園曾是城市內湖河道,一度又髒又臭。

“城市的文明程度不是偶然得來的,更不是天上掉下來的,它需要經過一個漫長的過程,甚至有教訓、有代價。”作家李青松説。

為了還綠於民,給全市人民提供一個休閒娛樂場所,眉山市委市政府痛定思痛,以前所未有的治污力度和決心,啓動東坡湖污染治理和生態建設,使其成為眉山市的“生態綠心”,以及最亮麗的城市名片。

尤為難得的是,面對這塊面積3500畝,位於市區最好地段的濕地公園,眉山市委市政府主動砍掉房地產這棵“搖錢樹”,不僅放棄了40億元的土地出讓收入,還陸續投入資金進行生態建設。

如今的東坡湖,兩岸交相輝映,湖面碧波盪漾。前來休閒的市民絡繹不絕,他們有的鍛鍊身體,有的練習舞蹈,有的放聲高歌,還有的單純就為坐在竹子製成的板凳上,享受初冬愜意的時光。

作家徐剛感嘆:“在城市建設中,政府捨去近40億收益,這是何等魄力、又是何等遠見。”作家葉梅表示:“這就是好生態給老百姓帶來的幸福感。”

東坡濕地公園只是眉山厚植綠色發展理念,建設幸福宜居城市的一個縮影。當地有關負責同志告訴作家團,近年來,眉山堅決貫徹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全力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累計投入120多億元,全市生態環境質量持續改善。如今, “眉山清”成為標配,“眉山藍”成為常態,“眉山綠”成為底色,公眾的幸福感逐年提升,綠色儼然成為眉山實現高質量發展的鮮亮底色。

無獨有偶。“東坡初戀地”、國際竹藝城——青神縣,也立足當地實際,發揮比較優勢,奮力走出了一條依託竹產業,走綠色發展和高質量發展的特色之路。

在這裏,作家們先後走訪了斑布產業園、中國竹藝城以及德恩精工有限公司等地,深刻感受到了總書記視察四川時指出的“四川要因地制宜發展竹產業,讓竹林成為四川美麗鄉村的一道風景線”,正在青神一一實現着。

在斑布產業園,以綠色潔淨竹本色生活用紙聞名的著名紙業品牌“斑布”相關負責人告訴採風團作家,“剛剛過去的‘雙11’,斑布紙業實現銷售額5.5億元。”與此同時,企業在當地大力培育斑布1號、斑布2號竹種,對竹子進行全價利用,實現了良好的經濟和社會價值。其中,栽種10畝斑布1號,每年可產造紙用竹60噸,加上發展林下經濟的價值,每年可助農增收47.1萬元。

綠一方土,富一方人。作家華靜感慨地説:“在青神,我強烈感受到了‘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深刻道理。”

走近美麗鄉村,調研生態富農興農之路

孟繁華先生在《夢幻與宿命》中寫道:“鄉村作為人類誕生的搖籃,便成為人類共同擁有的童年記憶。當人們成羣結隊地擁向文明的象徵——大城市之後,人們與鄉村仍然有着不能拆散的精神聯繫……”

鄉村是人類永恆的精神故鄉。此次採風活動,作家們十分關注眉山各地的美麗鄉村建設,關注鄉村振興過程中的人居環境整治和農户增產增收。

採風第三天,作家們來到地處成都平原西南邊緣的丹稜縣,瞭解當地農業園如何實現轉型發展、帶動農民增收的發展歷程。同時,走訪幸福古村,感受傳統古村落的獨特魅力。

綠意蔓延山坡,果實掛滿枝頭。彩色的道路兩旁,一座座精美的洋房掩映其中。這就是丹稜打造的五大農業園區之一——丹橙現代農業園區。縣農業農村局黨組書記、局長葉曉梅一邊指着向遠方蔓延開去的現代化果園,一面介紹着丹稜柑橘產業發展的理念與思路。

“丹稜種植柑橘的歷史可以追溯到2000多年前的西漢時期。”

“在上世紀80 年代,丹稜縣委縣政府就開始在全縣推進以柑橘為主導的特色農業。”

“其實,丹稜很多果園的前身是荒山荒坡,土壤比較貧瘠,為了種好柑橘,我們對土地進行提質改造,加大對環境的治理,減少農藥的使用,並將園區內畜禽養殖場的糞便發酵之後用於還田。”

一張藍圖繪到底。最終,通過引進柑橘試種、淘汰老品種、低效益品種,學習國內外先進果蔬種植加工技術,丹稜探索形成一條完整的農產品產業鏈。愛媛38號、不知火、春見、大雅柑等柑橘品種成功敲開30多個省、市、自治區的大門,並遠銷俄羅斯、東南亞等國家或地區。

“當地果農收入如何?”作家們關心地問。

葉曉梅非常自豪地回答:“我們測算過,丹稜每畝果樹的收益平均在兩萬元左右,而且集中勞動只有3-4個月,農民大部分時間都自由可支配。”“在其他地方,可能是富縣不富農,在我們丹稜,是富農不富縣。”“其他各地受歡迎的可能是‘富二代’‘創二代’,在我們丹稜,最受歡迎的是‘果二代’。”

作家郭雪波對此十分感慨。“‘我是一個幸福的農民。’嫁人就嫁‘果二代’。這不正是‘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最佳註腳嗎?山是老百姓的金山,樹是老百姓的搖錢樹。在丹稜,農民又怎會不關愛自己的家園、愛護周邊的環境?”

作家團還來到始建於明代的幸福古村。全國人大代表、齊樂鎮龍鵠村黨委書記羅朝運,在幸福古村的鹽鐵古道上等待着採風團的到來。

他是著名的“一元書記”,開創了村民選出保潔承包人,承包費由村民每人每月繳納一元錢建立村保潔金庫,不足部分由村集體經濟補貼的機制,激發了村民的主人翁意識,有效破解了當地生活垃圾處理投入難、羣眾參與難、減量難、監督難、常態保持難的問題。

“垃圾治理了,環境變美了,村民才能安居。”羅朝運説,同時,也必須讓村民富起來,集體強起來,保持改善人居環境的不懈動力。

結合龍鵠村氣候、土壤、光照條件,羅朝運和村兩委逐漸釐清了發展思路,堅持以市場為導向,發展特色種植業,走農旅融合發展。2019年,“桔橙小鎮”及龍鵠山度假公園項目落地龍鵠村,村民年人均可支配收入達1.9萬元。

聽着羅紅運的介紹,作家華靜不停地在筆記本上記錄着,“這是多麼鮮活的基層聲音。”

深入保護區和企業,聚焦生態環境治理

採風路上,作家們關注青山綠水,詩意棲居,更關心成績得來背後生態環保工作的細節點滴。

徐剛24年前曾到訪過洪雅瓦屋山,並寫下《林中路——致瓦屋山》。在他深情的文章描述中,四季分明的瓦屋山可“春看杜鵑,夏觀飛瀑,秋賞紅葉,冬睹冰雪”,是造物主在北緯30°精心裝幀的一部自然傳奇。

然而,徐剛不知道的是,滿目“綠浪接天好林海”的瓦屋山,也曾一度傷痕累累。為追求經濟發展,保護區內曾存在30家水電站、14家礦山。2017年,中央環保督察組指出瓦屋山自然保護區存在違法違規開發水電及礦產等問題。瓦屋山因之迎來轉變,開啓問題整改之路——保護區內,30家水電站被全面關停;14家礦山、52個礦硐的生產生活設備設施全部拆除;數百畝生態植被得到恢復……

高原湖畔,鴛鴦躋身作家鏡頭裏的C位;瓦屋山頂,小松鼠與採風團不期而遇。

作家們禁不住感嘆:良好的生態環境,得之不易,失之瞬間。

“瓦屋山美回來了。” 作家沈榮均説。

同樣,在污染防治攻堅戰一線,企業會做出怎樣的行為?作家們也十分關注。

洪雅縣青衣江元明粉有限公司給了作家們答案。這是一家年產元明粉100萬噸,年產值5億元,利税3000萬元的大企業。自建廠以來,因燃煤問題造成的環境污染,屢次引發周邊農户上訪。2016年,公司啓動廠址遷建。當時有兩個方案:一是採用原生產工藝遷建,投資少、風險小;二是引入先進的機械熱壓縮蒸發技術,拆除燃煤發電設備,這在當時投資大、風險高,但於環境更有利。

公司選擇了後者,併為此多付出了約1億元搬遷成本。然而,這個決定也讓企業後來的燃煤使用量和顆粒物排放等都大大減少,單位產品能耗成本降低,利潤增加。

郭雪波對此十分感慨,他不停追問企業董事長餘建兵,你們的工藝究竟是什麼樣的?投入多少,獲利多少?郭雪波説,好經驗值得向更多地方推廣。

而這一次次深入現場的走訪,一次次直擊要害的問詢,也讓作家們深深感受到,藍天碧水背後,生態環境保護工作以及全社會付出的努力與奉獻。

運用文學筆觸,書寫美麗中國建設新篇章

五天雖短,但精彩紛呈。眉山當地豐富的生態人文理念、鮮活的環境治理實踐以及洋溢的綠色發展理念,無不吸引着作家們的目光,讓他們意猶未盡。

“眉山的美好生態令人留連。”作家陳新説。

“此次採風非常重要。通過採風深入當地的風土人情,深入生態環保一線,與羣眾多聊聊,談談感受,我們的語言會更生動。”作家鄧子強表示。

此外,一代文豪蘇軾由內而外的自然生態觀,也給作家帶來了深刻的啓發。蘇軾一生都在追求自然和諧,他的詩詞文章中,始終藴含着生態環保的理念和濃厚的人文氣息,彰顯了其尊重自然、按照自然規律行事的可貴思想。

“他對山川、對自然的讚美、詠歎和熱愛,不是帶着人的優越感,而是一種融入性的存在。”作家葉梅與作家郭雪波呼籲,在當下,要大力弘揚東坡的生態觀,傳承生態文化,共建美麗中國。

此次活動也是四川省首次引入作家力量進行宣傳。作家們收穫滿滿的同時,其行為也傳播了生態文明思想,傳遞了精神與作風。

眉山市人大常委會黨組副書記、副主任陳萬忠表示:“和作家們一起走進生態環保,我們自己也不斷地提升,對自然生態產生了一種深深的敬畏。”

眉山市生態環境局黨組書記、局長駱仕明表示,此次活動將有助於推動眉山市生態文化建設再上新台階。

採風活動更成為作家們瞭解生態環境保護的一個新起點。作家賀小晴表示,在今後的寫作中,將對生態多一種關照,給寫作多一種維度,以新的視角去體味和表現自然與人的關係。眉山當地作家張生全也表示,眉山的生態環保成就令人矚目,作為生態文學新兵,今後將有意識創作生態文學,迴應時代主題。

作為承辦單位,中國環境報社相關負責人表示,“大地文心”中國生態文學徵文活動已舉辦三屆,在作家隊伍中掀起了綠色之風,團結和吸引了作家羣體將創作視角聚焦到生態環境領域,以文學筆觸呈現生態文明建設實踐。希望通過此次採風,促進生態環保思想成為社會主流文化,共同推進美麗中國建設。

丹稜大雅堂外,採風團合力種下一棵珍貴的楨楠樹,並命名其為“大地文心”。作家們希望,這棵象徵着美好寓意的“大地文心”之樹能夠枝繁葉茂,蓬勃生長,並在祖國大地開花結果,傳播生態文明,共建美麗中國。

(本報記者張輝、張黎、王琳琳、陳妍凌、肖琪、歐陽近人,執筆人王琳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