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馮驥才新著《藝術家們》:拯救和守護“美的聖靈”
來源:中國藝術家 | 朱輝軍   2020年11月18日09:15

魁偉挺拔的馮驥才先生,近幾十年來以拯救和守護傳統文化和民間遺存著稱。其實,最早他是習畫的,新時期之初又以小説馳譽文壇。2020年金秋十月,他向廣大讀者奉上了一部新完成的長篇小説《藝術家們》 ,標誌着他向文學的迴歸。

在這部新著中,我以為,馮驥才依然在拯救和守護。這次拯救和守護的是什麼呢?是“美的聖靈” !

追尋“美的聖靈”並不是什麼人的“專利” ,人人均可對之上下求索。但要看到,具備特殊稟賦、經過專業訓練的藝術家及文學家(其實也是藝術家——語言藝術家) ,距“美的聖靈”應該更近,也更能有效地表現出來、傳播開去。

世界各民族在其發展歷程中,都湧現過一代又一代藝術家,他們是民族文化的傳承者和守靈人。他們中的佼佼者獲得了全民的尊重,但他們中的大多數人卻常常並不為常人所理解。故馮驥才深有感觸地説:“他們是天生的苦行僧,拿生命祭奠美的聖徒,一羣常人眼中的瘋子、傻子或上帝。 ”元代戲曲家鍾嗣成,更直呼一些藝術家為“鬼” ,為那些“不死之鬼”寫下了《錄鬼簿》 。因此,馮驥才在多年積累沉澱之後,也要續寫出和“畫出”當代“美的聖靈”使者們的狀貌與心靈。

對於藝術家及其創作,古今中外都曾經有過許多作者從外部遠觀,但卻難以體會和傳達其中奧妙;而從內部近察的,又往往過多地看到他們的癲狂和焦慮。

身兼作家、畫家和文化學者的馮驥才先生,在這方面可謂得天獨厚。他深諳小説、散文、繪畫、音樂等的三昧,表現起來自然得心應手。而內心的純真和唯美的追求,又讓他更多地看到了藝術家的真誠、執着和勇氣,塑造出了“一羣內心美且高貴的中國人” ,準確而生動地呈現出了這些“美的聖靈”的追求者、表現者的可親、可愛和可敬。

無論多麼超脱、清高的藝術家,終究也是要食人間煙火的。馮驥才在《藝術家們》中,更是將其主人公等置於大動盪、大變革的歷史環境中。小説主要以三位畫家楚雲天、羅潛和洛夫從心靈交匯到逐漸離散的過程,折射了近50年來的時代變遷。從“文革”到上世紀80年代,再到市場化大潮的席捲,每個人都經歷着時代的淘洗,也主動或被迫地做出了自己的選擇。對這段我們共同走過的歷史和這些藝術家的變化,我們似乎比較熟悉,但其實卻有許多隔膜和迷惑。馮驥才通過精準的描繪,呈現出了這一時期國內藝術事業、社會環境的發展與變遷,讓我們再次感受和體驗了這段崢嶸歲月和藝術家們的沉浮。

對“美的聖靈”的不懈追求,從來就不是一件易事,常常會遭遇到來自藝術家內外的壓力與誘惑。外在方面,有政治的約束、經濟的掣肘、市場的擺佈、輿論的左右甚至科技的擠壓;內在方面,藝術家的心靈、感覺、才能的衰退,同樣會使其與“美的聖靈”失之交臂,甚至南轅北轍。曠世奇才梵高不為世人所接受,一生都為衣食發愁;而作為音樂家的貝多芬,甚至遭遇到了耳聾之厄!所以,藝術家們的孜孜以求,應該獲得更多的理解和尊重。

對當代中國藝術家的艱辛和堅守,馮驥才在《藝術家們》中予以了真切地展現。幾位青年藝術家的創作,悄然起步於藝術和物質雙重匱乏的年代;改革開放的春風拂來,噴薄而出的藝術激情讓他們迅即成為時代的“弄潮兒” ;而當市場化大潮席捲而至,他們又不得不面對新一輪的人生選擇與心靈考驗,苦苦地尋求突破和自我救贖。

其中凝結着馮驥才的人生理想、並多少帶有其自身印記的楚雲天,無論潮漲潮落,不顧風雲變幻,絕不隨波逐流,亦不心有旁騖,始終守護着自己的藝術追求與人生情懷,令人肅然起敬。

傑出的藝術家常常能與“美的聖靈”融為一體,可視為“美的聖靈”的化身。荷馬、屈原、王羲之、吳道子、莎士比亞、達·芬奇、關漢卿、莫扎特、普希金、貝多芬等都是如此。馮驥才筆下的楚雲天,也可作如是觀。

那麼,當今“美的聖靈”還需要拯救和守護嗎?我們正面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前行的路上肯定會有更多的壓力與誘惑相隨。瞬息萬變的社會,需要我們不斷去適應;內心世界的提升,也需要我們不斷去修煉,因此,藝術家同樣要堅守自己的信念。

在世界一體化進程中,藝術家早已不只是某個民族的代表,作為以藝術方式掌握世界的他們,同時也是人類的良心。尤其在人類命運共同體得到普遍認同的今天,藝術家作為人類良心的角色將愈加重要。

從這個意義上説,馮驥才的《藝術家們》不僅記錄了過去時代的變幻,也留下了關於未來社會、文化、藝術走向的“寓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