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網文出海:海外粉絲超7000萬,網文翻譯成新興職業
來源:澎湃新聞 | 範佳來  2020年11月18日15:16

“外國人看中國網文,就像中國人看漫威、迪士尼。”英國作家JKSMango告訴澎湃新聞記者。“中國網文的寫作模式和體系非常成熟,外國作家也會加以模仿。”

11月16日,“2020首屆上海國際網絡文學周”開幕,來自英國、意大利、波蘭、新加坡、巴基斯坦、菲律賓等五湖四海的網文作家出現在黃浦江畔。根據閲文集團發佈的《2020網絡文學出海發展白皮書》數據顯示,如今已有超過10萬外國作家開始網絡文學創作,原創作品超過16萬部,既有書寫奮鬥、熱血、努力等主題,也有浪漫愛情與科幻元素,中國網文的全球粉絲已超過7000萬人。

這些作品中,既有常見的“宇宙”和“升級”元素,亦有西方式的科幻背景。同時,“網文翻譯”作為一份新興職業,逐漸受到年輕人的追捧。外國讀者為何喜歡中國網文?澎湃新聞記者採訪了其中幾位作家和譯者。

展現多元題材和自由創作,中國網文走紅海外

“《斗羅大陸》是我看的第一本網絡小説。”作家JKSMango向澎湃新聞記者回憶,唐三通過修煉成為魂師並最終振興唐門的故事,啓發他寫下《我的吸血鬼系統》一書,如今,這本書在起點國際上收穫1200萬的點擊量,有近11萬讀者收藏,獲得國際讀者推薦票總榜排名第一。

JKSMango已經在中國做了快3年音樂教師,在此之前,他曾在英國嘗試畫漫畫,但是均以失敗告終。疫情的爆發,使得他不得不呆在家裏,由此開始寫作之路。“在英國,網絡寫作很難擁有一個固定的平台。”JKSMango説,發表小説的方法很傳統,需要給出版社寄提綱,寫完整本書才有出版面世的可能。但是在起點國際上更新,每天都能收穫到讀者的評論,這也讓他有了創作動力。現在,他每天維持兩本書的更新,連載5章小説,除了吃飯和睡覺,所有的時間都用來創作小説。

談到中國網文,24歲的巴基斯坦作家XiaoMeeHee如數家珍。她讀的第一本小説是蝴蝶藍的《全職高手》,新鮮的遊戲設定深深吸引了她;之後又喜歡上葉非夜的《國民老公帶回家》、囧囧有妖的《許你萬丈光芒好》,正是囧囧有妖的小説,啓發她開始網文創作。在首屆上海國際網絡文學週上,她獲得“最有潛力海外原創作家”獎項。

“在巴基斯坦,沒有奇幻文學,人們也不會看漫威式的超級英雄電影。”XiaoMeeHee説,她的朋友都喜歡看現實主義題材的愛情小説,這也是葉非夜在巴基斯坦受到普遍歡迎的原因。除了小説之外,她還酷愛電視劇和綜藝,閒暇時分,她會在YouTube(油管)上追《三生三世十里桃花》《陳情令》《慶餘年》。説到最喜歡的中國演員,“楊洋、黃子韜”從Almas口中脱口而出,熟悉程度不亞於一箇中國粉絲。

JKSManga和XiaoMeeHee都是起點國際旗下籤約作家,也是10萬海外創作者的縮影。根據《白皮書》數據顯示,在起點國際的區域分佈上,東南亞和北美作者最多;性別上,女性略多於男性;年齡大多集中在25歲以下,他們的寫作,將引領海外年輕人的審美和消費。

新加坡工程師温宏文擁有物理學碩士的學位,但他更為人熟知的名字是“CKTalon”。他從2015年開始網文翻譯,迄今翻譯作品超過一千萬字。在他看來,快節奏的“爽文”是外國讀者的最愛,不少外國作家一直在模仿中國網文的“套路”寫作,這也使得外國作家的成長速度極快。而在馬來西亞譯者JoeKitYong(以下簡稱Joe)看來,中國的女頻小説在國外特別風靡。“看膩了國外言情小説的爽快與直接,中國言情的温婉細膩格外吸引人。”

Joe坦言,起初“霸道總裁”小説很受歡迎,隨着時間推移,讀者也慢慢開始喜歡“大女主”小説。“中國網文已經經過20多年的發展,創意和寫作都相當成熟,外國的網文還在起步期,他們的審美和創意,相比國內仍落後幾個台階。

”IP協同出海:把更多好故事帶向海外

在閲文集團海外業務負責人陳姍姍回憶裏,網文出海的業務起始於2016年底,當時工作人員在網上看到自發將網文翻譯到海外的翻譯組,感受到海外市場的強大潛力。但是,當時翻譯組沒有盈利,完全憑藉個人喜好,所有的翻譯來源也是盜版文本,更新的質量和穩定性都不能保證。考慮到讀者的需求,2017年,起點國際(Webnovel)業務正式上線。

為了確保翻譯質量,網站在成立之初,花了一年多的時間在全世界範圍內招募翻譯,一年後才開始正式起步商業化。“起初,團隊一直在投入資金扶持翻譯,但是產出數量不夠多,市場供給遠不能滿足需求。直到海外原創功能開啓,大量外國作家湧入網站,這也讓我們意識到,海外市場能夠自發生長、不斷壯大,具有很強的生命力。”根據《白皮書》發佈數據顯示,2019年,中國網文市場的海外規模已達到4.6億元,海外用户超過7000萬人。《扶搖》在Youtube、東南亞電視劇網站上走紅;Netflix上《天盛長歌》進入全球千家萬户;《將夜》獲得第四屆中加國際電影節“最佳電視劇獎”......在《天道圖書館》的評論區,網友“Hevveh”留言稱,這是“他看過的最好故事,書中包含許多獨特有趣的情節,很容易讓人產生代入感。主人公的人格魅力,體現了中國傳統文化,令人神往。”

不僅是改編成品,原著小説的改編前景亦被看好。囧囧有妖的《許你萬丈光芒好》的改編版權和電子版權就向越南進行了授權。國內熱播劇集《慶餘年》海外發行涵蓋全球五大洲多種新媒體平台和電視台。JKSMango告訴澎湃新聞記者,他期待自己的小説也會被改編成影視劇,在英國的電視媒體播放。“有人告訴我,或許只需要等5年。”

“也許有一批受眾不願意看書,但他可以看電視劇,也許不願意看電視劇,但喜歡看動漫,總有一種方式可以滿足他,這等於整個IP的粉絲羣被無限擴大。原本的核心粉絲,他們有了更多的精神寄託。本來他們可能只探討文字,但作品完本後,也許電視劇上映了,又可以探討電視劇內容。”閲文集團副總裁、總編輯楊晨説。他舉例説,《慶餘年》熱播之後在海外的反響特別好,甚至有些讀者在討論古代的枕頭是用什麼材質做的。

網文翻譯成規模,“中西合璧”人才需求大

温宏文回憶,自己從2015年開始翻譯網文,2016年成為起點國際的簽約譯者,見證“網文出海”的全過程,經他翻譯的《詭祕之主》已成為海外最受歡迎的中國網文,連載期間創造全球網絡文學訂閲記錄,總閲讀量達到2500萬次。不少外國讀者認為,《詭祕之主》是一部國際化的小説,既藴含東方人文思想,又具有世界風情,因此能夠風靡全球,成為現象級作品,

在他看來,翻譯過程中最大的難點莫過於解釋那些有中國文化的詞彙,例如“金丹”“元神”“神仙”等,作為譯者,能理解它的意思,卻找不到合適的詞語去表達,這個時候,他不僅會藉助資料,也會在網站上通過註釋、圖片等方式幫助讀者理解。通過長期的翻譯,他還積累了一個近700餘字的專有詞彙庫,方便起點國際的翻譯們共享。

儘管出海的中國網文廣受外國讀者歡迎,但依然面臨翻譯不夠細緻、損失原作韻味的問題。CKTalon認為,譯者的等級劃分其實和中國網文中的修仙體系很像。如今,大部分的網文譯者還處於築基階段,即根據原文,一字一句地翻譯給讀者,而金丹階段的譯者會讓讀者在讀懂情節的同時,增加整體的可讀性與流暢度。尤其是在人物語氣的刻畫上,會通過大寫、粗體、斜體、標點符號等等各類的方法,讓讀者感受到人物此時此刻的情緒。

元嬰級別的譯者則會彌補原作者在邏輯上的漏洞,並將原作者未表達完整的意思敍説完整。但由於尺度的把握較難,此類高階譯者目前較少。“目前,整個海外網文的翻譯水平仍舊參差不齊。隨着中國網絡小説出海速度加快步伐,讀者也將不斷進化,跟多高階譯者將不斷湧現。”CKTalon 説。

在Joe眼中,一位優秀的網文翻譯需要“中西合璧”:既瞭解東方文化,也瞭解西方文化,還要了解中國的流行用語,並懂得將其轉換為英語,這樣的人才是目前急缺的。例如中文中的“撒狗糧”一詞,意譯為“ stop showing love”,而joe特意直譯成“ stop chowing dog food”並配上註釋,為更直白地展現作者的寓意。“中文水平比英語水平更重要,因為英語能力可以慢慢提升,但對文化的理解,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改變。”

成為網文翻譯,改變了Joe的生活,起初他在廣告公司做朝九晚五的工作,通過翻譯,他獲得更高的收入,內心也更有滿足感。如今他擁有一個50人的翻譯團隊,大部分都是20多歲的年輕人,不需坐班,只需帶上電腦就能工作。“有個年輕人因為工作煩悶,先去巴黎住了一個月,又旅行去了中國台灣,之後才回到馬來西亞,在此期間,他所有的工作都通過線上完成。”

Joe坦言,起初他對網絡文學並不瞭解,但成為翻譯之後,他愛上閲讀網文小説,其中他的最愛是老鷹吃小雞筆下的《全球高武》。“起初讀到這本書,我就特別興奮,沒想到武俠可以和現代故事結合起來,能夠做翻譯,我感到特別幸福、開心。”Joe説。他的夢想是把網絡小説翻譯成更多語言,推廣到更多國家。“我們現在大部分翻譯的是英語,希望能讓更多外國讀者喜歡中國的網文小説,讓中華文化傳播到千家萬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