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ZUO JIA YIN XIANG

01陀思妥耶夫斯基:異見的共情者與人民的先知

陀思妥耶夫斯基本人在十九世紀的“颶風”中的位置一向眾説紛紜,在弗蘭克的筆下,他既以特立獨行的立場與激進風潮“氣場不合”,亦遊走在不同陣營之間,對異見知識分子懷有深刻共情,將形形色色的意識形態具象化為綜合了歷史神話象徵的小説人物,成就了這個時代最偉大的一系列文學作品。

01
陀思妥耶夫斯基:異見的共情者與人民的先知

陀思妥耶夫斯基本人在十九世紀的“颶風”中的位置一向眾説紛紜,在弗蘭克的筆下,他既以特立獨行的立場與激進風潮“氣場不合”,亦遊走在不同陣營之間,對異見知識分子懷有深刻共情,將形形色色的意識形態具象化為綜合了歷史神話象徵的小説人物,成就了這個時代最偉大的一系列文學作品。

來源:澎湃新聞|李雪
02克里斯托弗·伊舍伍德:“我是一部相機”

在漫長的創作生涯中,伊舍伍德一直保持着這種審美觀。當放棄康諾利所説的“官話式寫作”時,他表現出了相當大的勇氣。但後來的伊舍伍德甚至比早期的“照相機”更出色,因為他不再是一個匿名、中立的敍述者。他也會感到震驚,他也會生氣。

02
克里斯托弗·伊舍伍德:“我是一部相機”

在漫長的創作生涯中,伊舍伍德一直保持着這種審美觀。當放棄康諾利所説的“官話式寫作”時,他表現出了相當大的勇氣。但後來的伊舍伍德甚至比早期的“照相機”更出色,因為他不再是一個匿名、中立的敍述者。他也會感到震驚,他也會生氣。

來源:澎湃新聞|【4pxapp】戈爾·維達爾
03 患者肖像:伍爾夫的精神疾病

伍爾夫在一封寫給友人的書信中曾經描述過她對瘋癲的感受:“……接着我的腦子裏煙花綻放。我可以肯定地告訴你,瘋癲是一種了不起的經歷,不應對它嗤之以鼻;在瘋癲的熔岩中,我仍能找到許多可供我寫作的東西。那時所有一切都以它們的最終形式噴薄而出,不像神志正常時那樣,只是滴滴細流。”

03
患者肖像:伍爾夫的精神疾病

伍爾夫在一封寫給友人的書信中曾經描述過她對瘋癲的感受:“……接着我的腦子裏煙花綻放。我可以肯定地告訴你,瘋癲是一種了不起的經歷,不應對它嗤之以鼻;在瘋癲的熔岩中,我仍能找到許多可供我寫作的東西。那時所有一切都以它們的最終形式噴薄而出,不像神志正常時那樣,只是滴滴細流。”

來源:澎湃新聞|比目魚
04 蒙田的假面

“我在習俗許可的範圍裏表達我的見解,那些我不能公開講出來的東西,我就用手指來指示。”——這是以“假面”示人的蒙田夫子自道,也是這位身逢亂世的哲人留給後世的人生智慧和思想遺產。

04
蒙田的假面

“我在習俗許可的範圍裏表達我的見解,那些我不能公開講出來的東西,我就用手指來指示。”——這是以“假面”示人的蒙田夫子自道,也是這位身逢亂世的哲人留給後世的人生智慧和思想遺產。

來源:澎湃新聞|楊靖  
薩利·魯尼《正常人》:真正的交流與文學的意義

魯尼觸及到文學被“現代主義”化以來在嚴肅文學中被淡化的主題,即階層差別、貧富差距所導致的人與人之間的隔閡。無論是由於已成名作家的上層化,或是出於不言而喻的政治正確性,這個問題都變得諱莫如深。而與此同時,眾所周知,從20世紀到21世紀,它不但未得到妥善的解決,反而還在不斷加重。

來源:文匯報|沙青青  2020/9/30
《世界的暴烈呼吸》:死海之下暗流洶湧

阿根廷作家安赫拉·普拉德利(Angela Pradelli)原本受邀參加2020年魯迅文學院國際寫作計劃,並擬3月24日到北京大學西葡語系進行交流,都在新冠疫情下推遲了。然而,對她2018年出版小説《世界的暴烈呼吸》的閲讀和討論並沒有中斷,甚至正相反,這個來勢洶洶的病毒似乎讓我們更多地注意“呼吸”的問題:不再是個人的、日常的、自然舒適的,而是社會的、可以“殺人於無形”的。

來源:澎湃新聞|齊樂然 於施洋  2020/11/26
保羅·策蘭與《死亡賦格》

策蘭長久徘徊在戰爭與種族滅絕政策導致的創傷中,這也成為了他一生的創作主題。作為一位曾遭受納粹迫害的猶太裔詩人,他將親身經歷與詩句緊密結合,造就了獨樹一幟的詩風。評論家喬治·斯坦納甚至認為,策蘭的詩是“德國詩歌(也許是現代歐洲)的最高峯”。

來源:北京晚報|有虹儒   2020/11/23
《消失的波洛克》:波洛克畫作引發的懸疑小説

《消失的波洛克》講述了一段曲折離奇、危機重重的探案故事。一則因波洛克滴畫而起的犯罪案件發生在長島東漢普頓,美術館館長、金融界大鱷、保險業鉅子、藝術品收藏家、聯邦調查局探員等各色人羣均捲入其中,而最終的祕密則藏在波洛克的22幅滴畫之中。

來源:澎湃新聞|徐蕭2020/11/16
故事的力量 ——重讀《靜靜的頓河》

鉛華洗盡,就這麼誠懇、質樸、從容、自然、平常心地娓娓道來,在萬花筒般喧囂浮華的今日世界,“沉默着的”故事依然可以擁有如此巨大的力量,《靜靜的頓河》讓我心生感激,肅然起敬。

來源:“文匯筆會”微信公眾號|徐則臣 2020/11/14
宮本輝《燒船》:棄陸行舟

宮本輝的短篇集《燒船》,雖不過薄薄百來頁紙,卻擁有一種強大的內在力量,能在讀者心頭久久停留——在他筆下,生命的河努力不讓自己乾涸,義無反顧地奔流向那名曰“死”的大海。這是生者的勇氣。

來源:澎湃新聞|丁大口 2020/11/9
《俄羅斯詩歌通史》:“三十年造一車”

《俄羅斯詩歌通史》是我國迄今為止一部學術價值最高的俄羅斯詩歌史,它以“編年史”的方式在國內第一次完整而全面地勾畫和展示出俄羅斯詩歌發展的歷史,論述了俄羅斯詩歌的代表人物的代表作品和詩歌成就,探討了俄羅斯詩歌的特徵和發展規律。

來源:中華讀書報|朱憲生   2020/11/3
《薩拉戈薩手稿》:一本關於故事的百科全書

鑑於人類總是習慣依靠舊事物來思考新事物,因此,當試圖定義某個事物時,人們首先需要將它置放回屬於它的時空中,尋找它的先祖(和後輩)。從這個層面講,波蘭作家揚·波託茨基的《薩拉戈薩手稿》雖然並非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但也足夠離奇。

來源:文藝報|瞿瑞 2020/10/30
她用“碎片”為女性的深層體驗找到一種表達

費蘭特對於小説創作也有明確的態度,小説最主要的任務還是“講故事”,語言的各種嘗試也不能讓小説偏離本意。意大利小説“講故事”的傳統比較微弱,小説家不得不通過一種卓絕的努力,達到一種寫作的“真實性”。

來源:北京青年報|陳英2020/10/23
瓦爾登湖畔這位偉大作家不再被誤讀

梭羅是“大地上的詩人”,是極簡主義生活的原始踐行者。梭羅宣稱,他走向森林,“主要是為了從容地生活,去面對生活中最基本的事實”。他並不是為了征服自然,而是在“進行一場象徵性的實驗”。

來源:廣州日報|吳波 2020/10/20
沉默的交響:生命的悲感與悖論

格麗克的詩具有一種積極的“力”,張揚人的自然本性的力,放飛思維的大膽的力。張揚的是被抑制的,思維的導向是深刻的。所以,在自然的張揚與思緒的放飛中隨時可觸到一種悲傷的調子。這種“力”與“悲”的碰撞,導致她的“悲傷”不是絕對的;她的“光明”不容易被發現。她的詩充滿悖論,為讀者開墾了一片思想的曠野。

來源:文藝報|楊惠芬 2020/10/16
米蘭迪·裏沃《石天金山》:是歷史畫卷,又是抒情詩

《石天金山》以1877年昆士蘭北部的“淘金熱”為背景,揭開漸漸被人們遺忘的澳大利亞黑暗歷史的一頁。正如澳大利亞評論家所言:這本書“鮮活、生動、引人入勝、充滿悲劇色彩,是對鮮為人知的澳大利亞歷史的驚人再現,是堅韌和愛令人心碎的證明”。

來源:文藝報|李堯 2020/1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