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ZUO JIA YIN XIANG

01何振華:懷施蟄存先生

那一年,幾乎是纏綿病榻的巴老度過百歲的同時,施蟄存悄然超脱於塵世。滬上那個忽然風雨交加的深秋,兩位世紀老人無意合唱了一曲大喜大悲的歌。只是這歌聲,餘音繚繞,總教人不免沉思,不免懷想。

01
何振華:懷施蟄存先生

目之所及,耳之所聞,依舊都在這歌聲的旋律之外喧囂、徘徊和漫舞。至於執著的寂寞、堅韌的真摯和神聖的使命,是不是照樣還繼續成為閒適的文苑裏某種奢侈的談資?

來源:澎湃新聞 | 何振華
02周璇百年與雙城影記

周璇與張愛玲是同齡人,這一點今天的文藝青年直覺可能相對陌生,張愛玲比周璇多享壽將近四十年,又在半生飄零裏望盡二十世紀的炎涼,所獲得的加魅待遇遠遠超過當年身為歌影雙棲明星的周璇。

02
周璇百年與雙城影記

周璇是中國家喻户曉的演員、歌手,素有“金嗓子”之稱,因《馬路天使》而步入影壇,在《花外流鶯》《長相思》等多部作品中給觀眾留下深刻印象。

來源:北京青年報 | 獨孤島主
03鍾敬文的“有限公司”

近年來,鍾先生倡議建立了“民俗文化學”新學科,成立了民間文化研究所,組織編寫了《民俗學概論》……他高興地説:“這是大學教科書啊,影響會大的。”

03
鍾敬文的“有限公司”

鍾敬文先生避暑京郊已月餘,在北師大時,他的住處雖不及啓先生那般門庭若市,卻也是人來人往的。所以,他乾脆一避了之,而且還遠遠的,在交通不便處。

來源:中國作家網 | 吳霖
04魯迅與宋紫佩

可以説,宋紫佩是魯迅值得託付生前身後事的至交好友。本文試圖對兩人的交往史做一個梳理,主要分四個時期來全面再現兩人近三十年的深情厚誼。

04
魯迅與宋紫佩

1914年,豐子愷考上了浙江省立第一師範學校。在這所學校裏,豐子愷結識了對他的一生產生重大影響的兩位老師———李叔同和夏丏尊。李叔同不僅給予他音樂和美術上的啓蒙,也在為人處世上為他作了榜樣。

來源:《新文學史料》 | 彭林祥 李越穎
“我與魯迅翻臉極早”——《葉靈鳳日記》讀後

葉靈鳳主編的《文藝畫報》也引起魯迅的吐槽,凡沾"葉靈鳳”三字皆不能倖免,可見魯葉結怨之深。

來源:澎湃新聞 | 謝其章 2020/11/26
《木蘭辭》擬聲詞的“譯”聞趣談

在1998年迪士尼動畫電影《花木蘭》中,木蘭有兩個如影隨形的伴侶,一個是木須龍,另一個是蟋蟀。這兩個角色作為故事的配角,如堂吉訶德的桑丘、魯濱孫的“星期五”,一路插科打諢,為影片增色不少,製造了許多喜劇效果。

來源:光明日報 | 孫紅衞2020/11/26
吳梅在北大教中國文學史的“鴻泥雪爪”

吳梅的《顧曲麈談》《曲學通論》等著作廣為人知,浦江清推重吳氏曲學研究之精深,謂:“近世對於戲曲一門學問,最有研究者推王靜安與吳梅先生兩人。靜安先生在歷史考證方面,開戲曲史研究之先路……

來源:“博雅好書”微信公眾號 |  陳平原2020/11/25
《龍榆生師友書札》中的知堂來信

“日前王古魯君來談,宋人詞話《拗相公》中引‘周公恐懼流言日’一絕句,問為誰作,手頭只有一部《唐人千首絕句》,遍查不得,直覺此詩似是宋人口吻,卻亦無從證明……”

來源:澎湃新聞 | 楊焄2020/11/25
唐音宋調裏的江南羣山

輕盈柔美的水毫無疑問是最富有江南氣息的文化意象,可如果缺少了沉穩渾樸的山來作為映襯,總不免略有遜色而讓人感到未愜於心。

來源:文匯報 | 楊焄2020/11/24
陳望道與復旦修辭學研究

2020年是陳望道先生進入復旦大學從事修辭教學、研究100週年。復旦的修辭學研究在望老的教育、帶領下,逐步走上現代化、科學化的道路。

來源:文匯報 | 濮之珍 2020/11/24
蘇培成:生活中有語文,語文中有學問

蘇培成,1935年生於天津。1957年考入北京大學中文系漢語言文學專業。1959年分入該專業的語言專門化,1962年畢業,分配到北京師範專科學校,教授古代漢語。1965年北京師範專科學校解散,被分配到北京第八女子中學做語文教師。

來源:光明日報 | 趙賢德  2020/11/23
丁玲與沈從文與故宮的一點補充

閲讀《新文學史料》2020年第2期,看到祝勇先生的文章《沈從文與故宮博物院》,讓我也憶起14年前與之有關的一段“歷史現場”,特作一點補充。

來源:《新文學史料》 | 王增如2020/11/23
北大中文人:我與北大中文系

北京大學中國語言文學系歷來人才輩出、名師雲集,學術薪火代代相傳。北大中文系的歷史可追溯至1910年京師大學堂分科設立“中國文學門”,迄今整110年。

來源:光明日報 | 樂黛雲 等2020/11/20
馮至主編《德文月刊》考

馮至先生曾在同濟大學附屬高級中學執教三年,並於1936至1937年間任該刊主編,目前學界對此鮮少關注。本文梳理史料,考辨《德文月刊》的復刊,勘察馮至主編該刊的歷程。

來源:文匯報 | 盧銘君2020/11/20
端木蕻良:虎坊路30年的生活與寫作

端木蕻良出生於遼寧昌圖縣農村,但他大半生學習、工作、生活都在北京。他還是十來歲的孩子時,就來過北京,那時燕京大學剛剛劃定地基,從圓明園運來的華表,在地下躺着,修建尚未開工呢。

來源:《關東學刊》 | 方繼孝2020/11/19
生活書店會議記錄裏的中國出版史

11月17日,《生活書店會議記錄1939-1940》新書發佈會暨專家座談會在上海舉行。今年10月,由上海韜奮紀念館編著的《生活書店會議記錄1939-1940》由中華書局出版。這份記錄的時間跨度自1939年2月24日至1940年5月8日。

來源:澎湃新聞 | 羅昕2020/11/19
陳漱渝:魯迅為何未去蘇聯考察療養?

這是一個複雜而敏感的問題,因此有必要在入題之前做一番簡要説明。人們的歷史觀不同,對所謂“歷史”的看法也不盡相同,甚至大相徑庭。在筆者看來,歷史是往昔確曾發生的事件和行為,它業已凝固為化石,有其可知的客觀存在。

來源:《新文學史料》 | 陳漱渝2020/11/18
辜鴻銘自述懼內上頭條

同版與此圖配發的還有一篇短文,題為《辜鴻銘與其妻》。此文列舉了辜鴻銘怕老婆的言論數條,以其自述的方式,向廣大讀者披露了其怕老婆的事實。

來源:北京青年報 | 肖伊緋2020/11/18
梁園雖非,終是念想之地

本文作者李彤和家人在上世紀五十年代搬入手帕衚衕甲33號,那是梁啓超的舊居。他們的房東老太太名王桂荃,是梁啓超的遺孀。王桂荃陪同梁啓超經風歷雨,為梁家服務三十餘年,之後成為一家之主,照顧全家上下,維繫後代子孫。作者與王桂荃同處一院近十年,可稱老人最後日子的見證人之一。

來源:北京青年報 | 李彤 2020/11/17
宋強:老舍《駱駝祥子》的修改

在抗日戰爭期間,老舍就積極參加抗戰文學運動。新中國成立後,老舍從國外回到國內,陸續寫下《龍鬚溝》《方珍珠》等作品,榮獲了“人民藝術家”稱號。在1949年之後的主流話語中,老舍屬於出身小市民階層的進步作家,是因為自幼受過苦,所以要“反抗那壓迫人的個人與國家”。

來源:《人文》集刊 | 宋強2020/11/17
新時期魯迅文學院發展概述

1978年,中國作協恢復工作,兩年之後,“文學講習所”得以重新啓動。1984年,經中宣部批准,“文學講習所”正式改名為“魯迅文學院”。這一創舉,使得這所中斷了27年之久、以培養作家為宗旨的教學機構重新煥發青春。

來源:文藝報 | 陳帥 2020/11/16
李白《靜夜思》的文本奧祕

李白的《靜夜思》膾炙人口,前人編的《千家詩》《唐詩三百首》以及當代的小學語文課本,都對其傳播和普及起到了重要的作用。發乎天然,通俗易懂,這是古今讀者對此詩的共識。

來源:《文史知識》 | 範子燁 2020/11/16